北京快乐8几分钟
登錄即代表同意 《用戶服務協議》 《隱私政策》
A+
A-
打賞
  • 500銅幣200銅幣 100銅幣50銅幣
  • 銅幣
  • 余額 支付寶 微信

請使用支付寶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1、滾動鼠標上下移動屏幕

2、使用快捷鍵移動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確認取消訂閱?

第1章 別讓她跑了

  慕子念從看守所看完爸爸回來。
  把車停入車庫后,她心事重重的上樓朝自己的臥室走去。
  路過爸爸和年輕后媽尤佩鈴的臥室時,里面傳來奇怪的喘息聲。
  “鈴姨生病了?”慕子念心頭閃過第一個念頭。
  她立即走到尤佩鈴門口,剛想伸手推門,就聽見里面似乎有個男人的聲音。
  “寶貝兒...我可想死你了...忍了這些天我真是受夠了...”男人喘著粗氣,一時聽不清是誰。
  慕子念腦子里“嗡”的一聲,整個人僵住了。
  鈴姨竟然偷漢子?
  而且是趁著爸爸被人誣陷入獄之后,把野男人明目張膽帶回家來?
  她頓時頭昏腦脹,胸口仿佛堵上了一塊鉛,她把手使勁兒按在自己胸前,盡量使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她知道,有的時候耳朵聽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實。
  她不相信平時那個既像親姐姐、又像個貼心長輩一樣疼愛自己的小后媽,竟然會是一個這樣的女人。
  “輕點兒...你總是這么猴急...你把人家都弄疼了。”尤佩鈴嗲著嗓音在撒嬌。
  “不急能行嗎?今天要不是那個死丫頭去看守所看那老不死的去了,咱倆還得等一陣才能...”男人聲音暗啞。
  “那行…你快點兒,一會兒那個死丫頭就要回來了。”女人媚聲說道。
  “不怕,她前面打電話問我在哪里,我說在分公司開會,讓她去公司辦公室等我,這會兒她應該已經過去了。”
  “死相,還是你聰明。”尤佩鈴聲音柔媚。
  “當然,不聰明我能把慕家的財產這么順利的搞到手嗎?”男人得意地說。
  鈴姨還真的帶回男人在干這不要臉的事兒?
  這男人說的打電話之事,不是她剛才出了看守所之后打給英杰的嗎?他怎么...而且,他們說的財產是什么意思?
  慕子念強忍住要沖進去的沖動,咬著唇繼續聽下去。
  “那還不得歸功于我呀,要不是我舍身潛伏在那個死老頭身邊,時常吹吹枕邊風,你能輕易就得到慕家父女的信任?”
  “對對,你是大功臣,你放心,我會好好疼你的...”
  男人的聲音雖然低沉,但慕子念此時聽著感覺有些熟悉,只是...她不愿意相信。
  她全身的血液瞬間全往頭上涌,腦中的血管仿佛要爆炸一般,她努力控制自己,強忍著怒火去推門。
  門沒有鎖死,她輕輕一推就開了一條縫兒,透過門縫朝里面看,她徹底驚呆了......
  里面那張大床上,扭曲交纏在一起的人竟然是自己認為的最親、最可信的兩個人。
  上面坐著的男人,正是自己深愛的男人凌英杰。
  她倆眼一黑,差點兒摔倒,理智使她緊緊扶住門框,捂著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那個男人,在她的眼睛里模糊了,她擦去淚水死死地盯著那兩個欺騙和背叛了她們父女的人。
  她再也忍不下去,正要推門進去,只聽里面的男人大吼一聲,癱倒在床上呼哧直喘著粗氣兒。
  “親愛的,你現在打算怎么處理那個死丫頭呀?”尤佩鈴幽怨地問。
  慕子念立即停住手,想聽聽凌英杰怎么回答。
  “我如果真的和她結婚,你會怎樣?”凌英杰邊喘氣邊挑逗著。
  “那我就會把你們一對狗男女都殺了!”尤佩鈴惡狠狠地說。
  “好狠心的女人,你舍得殺我呀?放心吧寶貝兒,慕子念那個蠢丫頭哪里比得上你這么迷人?”
  “這還差不多,那你打算把她怎么辦?”尤佩鈴著急地問。
  “現在慕家的財產已經是我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我,我準備以旅行結婚的名義帶她到國外...”他做了個刀切的動作。
  “那...慕駿良那個老不死的呢?你打算怎么做?”尤佩鈴擔心地問。
  “他非法集資十幾個億,有個債主還自殺了,他這輩子該把牢底坐穿了。”凌英杰得意地說。
  “當初咱們策劃綁架慕子念,然后你把她救回,使得他們父女倆對你加倍信賴。如今又設計哄得慕駿良把所有的財產全都轉移到你名下,英杰,你太厲害了!”
  尤佩鈴對他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還不都是為了咱倆以后過好日子嗎?寶貝兒...”凌英杰一口咬在她的肩頭。
  “哎呀,你好壞呀。”尤佩鈴嗲著聲音把一條腿又搭上了男人的小腹。
  “怎么?你還想要?行,小妖精,來吧......”
  慕子念胸口仿佛被一團烈火燒灼了,陣陣劇痛。
  她恨自己真是瞎了眼,竟然會相信了這個混蛋,她咬著嘴唇,再也冷靜不下來。
  “砰!”的一聲,門被她用力推開。
  床上的人吃驚地分開,雙雙帶著怒容抬起頭看向門口,他們以為是傭人推門。
  “子念?是你...你就回來了?”凌英杰尷尬地問。
  全身光溜的他連忙從尤佩鈴的身體里出來,撿起地上的薄被蓋在女人身上。
  “滾開!”她沖向他,把他用力推開。
  “子念?你都聽到了?”尤佩鈴眼睛瞪得老大。
  “你們...你們這對不要臉的東西!你們這么做對得起我爸爸和我嗎?”慕子念發瘋似的沖向床邊,把那條薄被扯掉。
  尤佩鈴縮成一團、不著寸縷地暴露在空氣中。
  “你這個賤女人,枉我爸爸那么疼愛你!我還把你當長輩、當姐姐、當最好的朋友!”
  慕子念見她這副光溜的樣子,氣得一巴掌朝她臉上甩去。
  尤佩鈴躲避不及,臉上被慕子念一巴掌打得起了幾個紅手指印。
  “慕子念!你竟然敢打佩鈴?”一旁的凌英杰怒吼著撲過來。
  他兩手一抓,把慕子念扔在地上,坐到床邊護住床上的女人。
  “你你...你竟然護著她?”慕子念震驚地看著他。
  “護她?我不僅護她,我還要愛她一輩子!”凌英杰扶起尤佩鈴朝她示威。
  并且一邊撫摸著她被慕子念打紅的臉,一邊幫她套上睡裙。
  “你們...我跟你們拼了!”慕子念看到這一幕,更加氣憤地朝他們撲過來。
  凌英杰抱起尤佩鈴躲開了她,倆人閃到床尾。
  慕子念又朝他們沖了過去,抓起他們身旁小桌上的一把匕首,拔開刀鞘,朝尤佩鈴的臉上劃去。
  “啊...”尤佩鈴慘叫起來。
  凌英杰醒悟過來,立即抓住慕子念的手,奪去了那把匕首。
  “英杰,我的臉...她毀了我的臉...快殺了她!”尤佩鈴痛得瘋狂大喊。
  一向視美貌如生命的她,雙眼頓時露出兇光。
  她顧不得滿臉鮮血,也抓起桌上的另一把匕首。
  慕子念瞬間瞳孔一縮,這兩把匕首是爸爸收藏的,一直放在臥室小桌的匕首架上,刀刃鋒利無比。
  “你們不許動我爸爸的東西!放下!”慕子念憤怒地喊道。
  “放下?哈哈...你毀了我的臉,怎么?你現在怕了?”尤佩鈴惡狠狠地朝慕子念走來。
  “你們...你們要做什么?”慕子念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要殺人滅口。
  不行,絕不能就這么死去,知道真相后,更要好好活著,活著才能救出爸爸!
  她轉身就朝門口跑去。
  “英杰,快!別讓她跑了!”尤佩鈴立即大聲喊。
  凌英杰一個箭步沖到門口,抓住慕子念的胳膊,把她甩到了床邊的地上。
  “你們想殺人滅口?你們逃不過法律的制裁的!”慕子念怒目切齒,掙扎著站了起來。
  “英杰,快動手,她不死我們就得死!”尤佩鈴握著匕首直沖過來。
  凌英杰也同時跟了過來。
  “啊!”慕子念慘叫一聲。
  尤佩鈴手中的匕首扎進了她的左胸。
  在慕子念倒下的同時,凌英杰手中的匕首劃過她的頸部,鮮血如噴泉似的,從她的脖子上噴射出來。
  “我...我好...恨...”淚水從她的兩邊眼角滾落下來。
  她張著嘴還想說什么,可是,氣管被凌英杰那一刀切斷,她再也發不出聲音。
  她終于明白心痛是怎樣的感覺,就是心臟被人用力地捅上一刀,再被人把刀使勁兒一旋轉,最后帶著鮮血和肉一起抽出。
  凌英杰、尤佩鈴!你們...如果有來生,我絕饒不了你們!
  慕子念瞳孔發紅,怒目圓睜,絕望地看著面前這對惡魔男女,一手指向凌英杰,重重地倒在了地毯上。
  她死了,死不瞑目地瞪著站在她身邊的兩個人。
  她胸口的血和頸處的血染紅了駝色的地毯......

熱門推薦 更多>>

cread
打賞

打賞成功!

壕~感謝打賞

不再提示
確認

您將打賞1枚銅幣

確認

請在新開頁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額:30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二維碼

賬戶余額不足,請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頁面 取消
北京快乐8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