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几分钟
登錄即代表同意 《用戶服務協議》 《隱私政策》
A+
A-
打賞
  • 500銅幣200銅幣 100銅幣50銅幣
  • 銅幣
  • 余額 支付寶 微信

請使用支付寶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1、滾動鼠標上下移動屏幕

2、使用快捷鍵移動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確認取消訂閱?

第4章 太便宜她了

  丁永強瞇起狹長的眸子。
  他臉色鐵青,緊緊地盯著不敢抬頭的慕子念。
  沒錯,就是她,真是冤家路窄!
  莉姐媚笑著,說:“丁總,這是咱們這兒的大學生,叫靈珊。家里出了點兒困難,晚上來兼職的,純得很,歌聲也甜,讓她陪您唱歌怎樣?”
  “好,就她了!”丁永強把手中的煙頭用力摁進大煙灰缸里。
  慕子念低著頭正好看見煙灰缸中那變形的煙頭,膽戰心驚起來。
  “靈珊,來,坐到丁總身邊去。”莉姐暗中推了她一把,暗示她坐下去。
  并在她耳邊小聲說:“你只要攀上了丁總這棵大樹,那些地痞流氓就不敢再來欺負你了。”
  慕子念遲疑了幾秒,挨著丁永強身邊坐了下去。
  “這就對了嘛。丁總,您玩著,我出去忙了。”莉姐扭著還算苗條的腰出去了。
  “兄弟們,你們繼續玩你們的!”丁永強朝旁邊的人喊了一聲。
  頓時,包廂里又沸騰起來。
  這聲音......怎么這么熟悉?
  慕子念心里一驚,悄悄抬頭側過臉朝身邊的男人看去。
  這一看,嚇得她差點兒大叫起來。
  竟然是他!那個差點兒被飯店老板設計敲詐了的客人?
  丁永強也在冷冷地盯著她,見她滿臉驚駭,他嘴角輕輕扯了一下。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仙人跳沒有生意了,又跑進夜總會來賣來了?”他附在她的耳邊厭惡地說。
  “你......”她差點兒想發作,但瞬間忍下去了。
  為了能幫助父親早日洗清罪名,怎樣的苦和委屈她都得忍受。
  “兄弟們,來,這位......靈珊小姐是吧?酒量非常好!”
  “我喝累了,下面就由靈珊小姐代哥和你們喝,你們只管喝盡興就好!”
  丁永強朝旁邊一大票正在喝酒的朋友大喊。
  “哇!有大哥這句話就夠了!”
  “好好,我先和靈珊小姐喝!”
  不由慕子念分說,一瞬間,一排的酒杯擺滿了她面前。
  她看向丁永強,歉疚的眼睛里充滿了求饒的神色,而他的眼睛卻再也沒有看她。
  她只好硬著頭皮一杯接一杯的喝,喝到后來發現丁永強不在包廂內,什么時候走了她都不知道。
  她的心反而放松了一些,搖晃著去了洗手間。
  一進洗手間她就大吐特吐,吐到最后連膽汁苦水都吐出來了,頭暈的癥狀才減輕了許多。
  丁永強推開包廂門進來,掃了一眼沙發,見“靈珊”不在,心里有一絲憤怒,竟然就這么跑了?太便宜她了!
  “人呢?”他邊坐下邊問旁邊的兄弟。
  “大哥,您問靈珊小姐嗎?她去洗手間去了。”
  丁永強面無表情地坐著,旁邊的幾個朋友又在商量喝酒的事兒,一人還特積極地把所有的杯子都倒滿了。
  慕子念從洗手間出來,正想找個借口走人,瞥見丁永強坐在沙發的正中間。
  她猶豫了幾秒,只好走過去。
  今晚自己的任務就是陪這位大爺喝好,他沒走,她就不能走。
  接著喝,包廂里所有的男女都和她一個人喝。
  她是代表丁永強這邊,可他坐在一旁連看都懶得看她,更別說幫她喝一杯、或者是幫她說句話。
  她心一橫,來者不拒,每一杯她都仰頭喝了。
  如果這樣能讓這個男人心里好受些,今晚就是喝死了她都愿意。
  最后大家都東倒西歪的,被各自的男伴女伴扶走了。
  慕子念強打精神站起來,正要和丁永強道歉,卻朝他身上一栽,人事不省。
  “喂!你怎樣了?”丁永強惱怒地看著撲在自己懷里的女人。
  見她已經呼呼大睡起來,無奈,只得攙扶她出了包廂。
  “阿莉呢?”他沖門外的服務生大吼。
  “莉姐有急事兒出去了,丁總怎么了?”服務生匆忙跑過來。
  “算了,你忙去吧!”他拖起慕子念就朝電梯走去。
  這里是丁家的帝星酒店,西南最大的單體建筑酒店。
  南面的一二三層是酒店大堂、西餐廳、中餐廳。
  北面的一二三層是夜總會,四五六層是各種俱樂部,七層到二十層是酒店客房。
  到了第二十層電梯門開了,丁永強拖著慕子念進了他的私人豪華套房……
  她已經睡得很沉,他一只手把她夾在腋下。
  進了門,丁永強把昏醉中的她朝大床上一扔,撣了撣自己的上衣,準備轉身離去。
  “啊...我...我要吐...”床上的人兒突然翻了個身要下床。
  他站在床前冷眼看著,無動于衷。
  她下了床,踉蹌著不知浴室在哪兒,腿一軟,“噗”的一聲撲倒在地上就要嘔吐起來。
  他滿臉嫌惡地像老鷹抓小雞兒似的把她拎起,這女孩兒太輕了。
  推開浴室的門,把她放到馬桶邊,不耐煩地說:“快點吐!”
  他說完就快步走出了浴室,仿佛里面那個女孩是個瘟疫。
  慕子念扶住馬桶的邊緣,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趴在馬桶上狂吐起來。
  直到連膽汁水都吐完,胃部的翻騰才消停下來。
  但是,她此時卻更加迷糊了,頭脹痛,渾身燙得厲害,掙扎著站了起來,頭重腳輕像是踩在了棉花上。
  “咚”的一聲重重的悶響,站在浴室門外的丁永強心里一驚,想都沒想就推門進去。
  她倒在地上掙扎,小臉兒像熟透了的櫻桃一般通紅,額頭上突起一個包,雙目緊閉,眉毛擰著。
  馬桶里她吐出的污物還沒有沖掉,散發著濃烈的酒精味兒和難聞的酸腐味兒。
  喝個酒居然能醉成這樣,他還是第一次見。
  他屏著氣伸手按了馬桶的沖水按鈕,那股子酸腐味兒漸漸淡了。
  他厭惡地用腳輕輕踢了踢她的小腿處:“喂,你自己能起來嗎?”
  “我好渴,水...我要喝水...”地上的她口中胡亂喊著。
  并且,雙手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他在心里怒罵了一句三字經,無奈地把地上的人拎出了浴室,把她扔在沙發上。
  他倒了杯水遞到她的手里:“喝吧,快喝!”
  她本能地抱住杯子就往嘴里塞,一仰脖子,一杯水全灌了進去,杯子被她扔在地毯上。
  “還要...水水...我還要你…”她起身朝他撲了過來。
  她的雙手緊緊地抱住他,滾燙的身體緊貼在他身上。
  她踮起腳,嫣紅的小嘴兒拼命往他的嘴唇蹭去……

熱門推薦 更多>>

cread
打賞

打賞成功!

壕~感謝打賞

不再提示
確認

您將打賞1枚銅幣

確認

請在新開頁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額:30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二維碼

賬戶余額不足,請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頁面 取消
北京快乐8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