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几分钟
登錄即代表同意 《用戶服務協議》 《隱私政策》
A+
A-
打賞
  • 500銅幣200銅幣 100銅幣50銅幣
  • 銅幣
  • 余額 支付寶 微信

請使用支付寶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1、滾動鼠標上下移動屏幕

2、使用快捷鍵移動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確認取消訂閱?

第9章 這貨能行嗎

  慕子念強壓住心頭正在騰起的怒火。
  好吧,她也的確很想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你是誰?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么綁架我?”她冷靜了下來。
  這要擱在以前,她早就嚇哭了,哪里還有這些勇氣跟劫匪交談?
  自從自己經歷綁架、被殺之后,她再也不是那個遇事只會哭鼻子的她了。
  前面的人卻沒有回答,而是一路瘋狂飆車,最后拐進了一處小路,速度才減了下來。
  開了差不多三四分鐘,車在一片開闊的油菜花地里停了下來。
  那個開車的男人正在解安全帶準備下車,慕子念這邊的車門就被人打開。
  “三哥,還是你行,一個人就搞定了。”車門外的人聲音像破銅鑼。
  “嗯,你們準備好了嗎?”墨鏡男一邊問一邊推開車門下車。
  “都準備好了,三哥!”車外還有一個人的聲音。
  銅鑼嗓一把拉住慕子念的胳膊,低吼:“下來!”
  她早已在這人和墨鏡說話的時候,把右手抓著的扳手從背后換到了左手。
  這時,她的右手被這個人粗暴地拽著,強行拉下了車。
  一下車,被夜晚的涼風一吹,剛才在車上忍住沒有吐的她,瞬間“哇”的一聲,一大口還沒來得及消化的飯菜吐了出來。
  “死丫頭!敢吐老子腳上...”銅鑼嗓子立即松開手跳出老遠。
  等慕子念吐完了,她才感覺到好受了許多。
  左手握緊那把扳手,不讓他們注意到,右手從兜里抽出紙巾把眼淚和嘴角擦干。
  “老四,你還在干嘛呢?人還不帶過來?”那個被稱做三哥的墨鏡男在車的那邊大喊。
  “來了來了!”銅鑼嗓老四應聲又抓住了子念的右邊胳膊。
  “走!”
  “放開!你把我拽痛了!”
  慕子念知道自己要逃離這里很難,這里至少有三個大男人,他們還有車。
  她快速地用眼角掃視了一番周圍,要逃離這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剛才進來的那條小路,從所用的時間來算,這里離外面大路應該有七八百米。
  只怕自己還沒跑到路口,就被他們的車追上了。
  她只好抓緊扳手,現在這玩意兒可是她唯一能用來防身的工具了。
  “啪...啪...啪...”
  “唰...唰...唰...”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油菜花地里的空地上一片通明。
  慕子念被燈光射得眼睛發暈。
  她立即用右手捂了捂眼睛,才慢慢放手睜開眼睛。
  頓時,她不由得暗暗叫苦,一排類似攝影棚的設備出現在她面前。
  不用說,傻瓜都能明白這些人是受什么人的指使。
  慕子念心里不恐懼是假的,但是她明白,在這樣的處境之下恐懼有用嗎?
  自己跟這些人素不相識、無冤無仇。
  他們不可能策劃得這么完美,來綁架一個陌生女孩兒。
  她認定這些人就是凌英杰和尤佩鈴雇來的,只是不知道他們在這兒特意布置一個小型攝影棚是要做什么?
  “老四!把她帶過來!”那個老三粗喝一聲。
  “走!到那邊兒去!”老四推搡著慕子念。
  “放手!我自己會走!”慕子念雖然害怕得不得了。
  但是她硬是裝出無所畏懼的樣子。
  反正逃不走了,畏懼又有什么用?她知道,這些人可不會同情你。
  “喲嗬...這妞不錯呀,居然不害怕...”老四邊推邊猥瑣地笑。
  “三哥、四哥,要不咱們把她睡了再拍,不是更真實嗎?”另外那個瘦得跟猴干似的人斜著眼瞟著慕子念。
  “誒?這主意不錯,三哥,光是一個人玩玩兒沒有什么好吸引人的,如果是...你說呢?啊?”老四頓時興奮起來。
  “不行!老大說了,把她的衣服扒光,讓她和那個牛郎上演一出大戲,咱們利索的拍完照就走人!”老三堅決地搖頭。
  墨鏡后的眼睛直盯著慕子念。
  這么漂亮的女孩兒,他何嘗不想?
  但是對于他來說,錢比人更重要。
  有錢掙就行,不想陰溝里翻船栽在女人手上。
  “三哥,你別太死板了,老大讓咱們來拍,也沒說不讓咱過過癮呀。”老四欲望已起。
  “就是,三哥,反正都是讓人睡,誰睡不是睡?為啥要便宜了那個牛郎?”猴干很是不滿。
  慕子念頭始終扭向一邊兒。
  她大體上聽明白了他們綁架自己來的目的。
  扒光自己的衣服拍裸|照,只是...怎么還牽扯到什么“牛郎”?
  她不知道幕后策劃人要利用自己拍這種照片做什么。
  她隨他們說去,她一門兒心思觀察著周圍的地形。
  心里想著一定要想辦法逃跑,絕對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在遠處似乎有亮光經過,她知道那邊是大路,一定是其他車經過那里。
  可惜離得遠,車里的人看不見這邊兒,否則她一定會試著大喊,不能放過任何逃生的機會。
  “老五,人呢?帶過來!”慕子念突然聽見那個老三喊了一句。
  她的心往下一沉,完了,連跑的機會都沒有了。
  “在這兒呢三哥,你看,尿都嚇出來了,姥姥的,真是便宜了這小子。”猴干老五似乎跑向了另一邊。
  慕子念才知道,原來不是說自己。
  并且她才發現,這里不僅僅是這三個男人,還有第四個人。
  她側著眼睛偷瞄過去,只見那個老五推著一個走路都不穩的男人過來。
  那個男人的雙眼相當奇怪,似乎注意力很不集中,眼光渙散,難道是個傻子?
  “這貨能行嗎?”老三問。
  “大哥,你放心吧,他床上那是一絕,這哥們兒可是‘麗都夜總會’的頭牌呀!”老五邪笑著。
  “他娘的,一朵鮮花竟然要插在這牛郎身上,早知道該讓咱們自己上,肥水不流外人田!”老四的破銅鑼嗓子更破了。
  “多久給他吃的藥?”老三伸手去揪了那個人一把。
  那人險些摔倒,整張臉通紅通紅的,雙手想去摟老三,卻被老三給推倒在地上。
  “快二十分鐘了,藥效已經快到頂峰,瞧他那受不了的,我看可以開始了,姥姥的,可惜了。”老五邊說邊惋惜。
  他在惋惜自己不是這個牛郎。
  也是在惋惜這么漂亮的女孩兒,第一次就要白白交給這個牛郎。
  “老四,把那瓶水拿過來,灌這丫頭喝下!”老三陰陰地說。
  “好嘞。”老四從一個大包里拿起一瓶礦泉水。
  慕子念就是再傻也知道,那是瓶添加了藥的水。
  而那藥,用腳趾頭都想得到,那是毫無人性的藥。
  “放開我!你們要做什么?”慕子念此刻再也冷靜不了,驚懼地邊叫邊后退。

熱門推薦 更多>>

cread
打賞

打賞成功!

壕~感謝打賞

不再提示
確認

您將打賞1枚銅幣

確認

請在新開頁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額:30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二維碼

賬戶余額不足,請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頁面 取消
北京快乐8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