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几分钟
登錄即代表同意 《用戶服務協議》 《隱私政策》
A+
A-
打賞
  • 500銅幣200銅幣 100銅幣50銅幣
  • 銅幣
  • 余額 支付寶 微信

請使用支付寶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1、滾動鼠標上下移動屏幕

2、使用快捷鍵移動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確認取消訂閱?

第10章 站到溝里去

  “做什么?哼哼!”老三在一旁冷笑。
  老四拿著那瓶水,和老五一步一步逼了過來。
  “妹妹,我看你還是順從了我們吧,這樣可以少受些苦。”
  “對呀,把這瓶水喝了,一會兒就快活勝神仙了,你會感激哥哥們的。”
  “哈哈哈...你還沒有初嘗人事兒吧?哥哥今天在旁教教你。”
  “......”
  老四和老五一個抓住她慕子念的手臂,一個把礦泉水瓶蓋擰開。
  “你們...你們放開我!”
  慕子念奮力掙開老五的手,閉著眼,把左手的扳手快速地朝他們兩個頭上揮去。
  老四和老五的手臂和臉都不程度被她手中的扳手打到。
  “死丫頭,敬酒不吃吃罰酒!老五,抓緊了她,我就不信咱們連個小毛丫頭都制服不了!”
  老四的銅鑼嗓顯得越加沙啞。
  慕子念慌忙朝小路上跑去。
  “還想跑?”老五沖上前,瞅準空檔,撲過去把慕子念抱緊了。
  她的雙手被他禁錮住,扳手被老四奪了過去扔在一邊兒。
  老四舉著礦泉水瓶,一手緊緊地捏住慕子念的下巴,迫使她的頭仰起,嘴被迫張了開來。
  她使勁兒地扭頭,礦泉水瓶里的水倒了一些在地上。
  “啪”的一聲,老三過來惡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頓時,她的臉頰火辣辣的疼,嘴角一股咸腥味兒,血流了出來。
  “死丫頭,你如果好好配合,照片拍完了我們會送你回去。”
  “你要是再敢反抗,我們把你先奸后殺你信不信?”
  老三不耐煩地罵著,并協助老四,把她的嘴撬開,讓老四把下了藥的水倒進了慕子念的嘴里。
  水全部被灌了下去,三個男人這才放開了她。
  “三哥,要不要給那貨再灌一點兒?包里還有藥。”老五指著正瘋狂地抱著電線桿親吻的牛郎。
  “不用,這東西過量了可不行,出人命就不好了。”老三小聲呵斥他。
  “那這個丫頭的藥效還沒到...”老五擔心地說。
  他怕慕子念藥效到了,牛郎的藥效又過去了。
  “不用擔心,老大給咱們的這個藥,他們能當一宿神仙。”老三瞪了他一眼。
  慕子念被他們灌下了藥之后,蹲在地上拼命地摳著自己的喉嚨,想把藥水吐出來。
  無奈之前因暈車而吐空了腹部,已無東西可吐。
  這藥水像跟她作對似的,死活吐不出來。
  “妹妹,別費心思了,這藥你就算吐出來了也沒有用,你一會兒該瘋狂還是會瘋狂。”老四扯起一絲奸笑。
  “就是,一會兒你就知道哥哥們的好了,起來,先讓哥哥我抱一抱。”老五一把拉起她。
  她伸手去推他,可是頭卻暈眩起來,雙腳像是踩在棉花上。
  手上使不上絲毫力氣。
  怎么可能?這類藥她多多少少聽莉姐介紹過,都不如這藥的猛烈。
  怎么會這么快就見效?
  她才喝下不過兩分鐘而已呀,怎么就渾身酸軟起來?
  “喲,妹妹,是不是感到渾身有無數的小蟲子在爬?癢癢得很?心里跟貓抓似的?”老五趁機抱住了她。
  “別便宜了那個娘泡,讓哥哥先疼疼你。”老四見狀也不甘落后。
  他把子念身上的衣服“撕啦”一聲,給撕了下來。
  露出了嫩綠色文胸,她的身體暴露在三雙色迷迷的目光之中。
  她羞愧萬分,眼淚流了出來,無奈地哀求著:“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跟你們無冤無仇啊!”
  “你們為什么要幫助那些壞蛋害我?你們會遭報應的!”
  她心里明白,她不敢說她會去報警。
  一般在這種情況之下,說了報警只會給自己引來殺身之禍。
  不是她慕子念貪生怕死,實在是她不能死、她不敢死、她死不起!
  經過昨夜莫名其妙被不知道是誰的人給占有了之后。
  對她來說,無論自己的身體多么骯臟,她都要活著為爸爸洗脫罪名,把爸爸救出來。
  所以,那個從小就驕傲的她,此刻只有低聲下氣的向這群壞蛋乞憐。
  “報應?哈哈哈哈...”
  “妹妹,你好單純啊,你活在古代呀?封建迷信呀?哈哈...”
  “哥哥們所做的事兒,老天都看不過去,他都懶得報應我們。”
  “別傻了,反正你今天也是要被那個牛郎給糟蹋,誰糟蹋不是糟蹋?先讓哥哥教教你怎么快活!”
  幾個男人滿嘴污言穢語,充滿著大蒜味兒的口臭噴得慕子念連連作嘔。
  “別吐,妹妹,剛才已經跟你說過了,無論你怎么吐,一會兒你都會跪著求哥哥們讓你快活。”
  老五的雙手在慕子念露著的背部摩梭著。
  她想掙扎,可是身體越來越燙,雙手卻像跟自己作對似的朝老五抱去。
  “老四老五!快點兒,藥效到了,把她抱到那邊兒去!”
  正當老四和老五在對慕子念上下其手的時候,老三低吼起來。
  還是盡快完成了任務回去交差的好,想要女人到夜場去大把的女人貼上來。
  還不用在這油菜地里擔驚受怕。
  “三哥,一會兒你拍攝,我和四哥在旁打燈、制造效果,咱們看得到吃不著,你能忍得了嗎?”老五不甘心放手。
  面對已經被脫得只剩下最后一塊布的姑娘,老四和老五哪里還有半點兒理智?
  老三想了想,說:“行,那你們倆快點兒!”
  這也是他拉攏手下的一個方法,能順著他們的盡量順著。
  反正糟蹋的也不是他的女人,他也心癢難耐,但他必須忍住,至少在他們兩個面前。
  “啊!她是我的,她是我的!”一道人影朝慕子念撲了過來。
  那人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把將摟抱著慕子念又啃又咬的老四老五扔到一邊兒。
  他瘋狂地抱著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慕子念,粗重的喘息噴在她的耳邊。
  “姥姥的,這娘泡哪來這么大力氣?這藥性還真神了嗨...”老四從地上爬起,驚訝地看著地上兩個人。
  “老子差點兒沒被摔嗝屁了,這貨比咱們還急。”老五拍打著身上的泥土。
  “還愣著干啥?快拿器材,這效果,絕對好!”老三突然沖他們大吼。
  “對對對,快快,這下正好!”老四趕緊把攝像機移過來。
  老五把燈對準了地上草叢中的兩個人。
  慕子念由于藥性的驅使,她的雙手緊緊地纏著那人的脖子
  那個牛郎早就恨不得對著電線桿爆發一通,此刻抱著的是個炙熱的身子,更加瘋狂起來。
  一連串的照片拍了下來,另一抬機子也在同時錄制著小片兒。
  那個男人或許因藥效折磨太久,卻似乎拿慕子念毫無辦法。
  “你們誰,快去幫幫那貨!”老三著急地呵斥了起來。
  “我去我去!”老五憤憤地走過去。
  “住手!你們被包圍了!全部都舉起手來,站到溝里去!”
  老五正要蹲下去幫那牛郎,他們的身后響起了嚴厲的命令聲。
  “誰!是誰!”他們幾個驚慌起來。

熱門推薦 更多>>

cread
打賞

打賞成功!

壕~感謝打賞

不再提示
確認

您將打賞1枚銅幣

確認

請在新開頁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額:30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二維碼

賬戶余額不足,請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頁面 取消
北京快乐8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