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几分钟
登錄即代表同意 《用戶服務協議》 《隱私政策》
A+
A-
打賞
  • 500銅幣200銅幣 100銅幣50銅幣
  • 銅幣
  • 余額 支付寶 微信

請使用支付寶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1、滾動鼠標上下移動屏幕

2、使用快捷鍵移動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確認取消訂閱?

第11章 纏繞在一起

  “誰?你們是什么人?”他們幾個驚慌起來。
  而地上的慕子念絲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她聽不見也看不見,緊閉著雙眼,只想要放縱自己。
  好把由內而外熱得要爆炸的身體狠狠地發泄一番。
  那個和她一樣渾身只充滿情|欲,卻毫無其他感知的牛郎,也不知道周圍都有些什么人。
  慕子念光潔的身體和那人交|纏在一起。
  她的雙手環繞在那人背部,指甲深深地摳進他的肉里。
  老三和老四、老五三人,慌亂中不由自主地跑向他們放包的地上。
  那里有他們平時看場子、打架斗毆用的家伙。
  “想活命的就站好!不許動!”一陣怒喝,伴隨子彈上膛的聲音。
  老三他們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聽到這清脆的聲音立馬站在原處不敢輕舉妄動。
  由于他們站在燈光之中,看周圍是黑暗的,并不清楚來了多少人。
  更不知道來的是些什么人。
  “各位大哥,你們是哪條道上的?”老三壯著膽子問。
  無論他們平時有多橫,但是遇到帶那真家伙的,他們還是很識實務。
  都是為了混口飯吃,把小命搭上就虧血本了。
  對方能有真家伙,說明來頭不小,混得挺大。
  至少比他們這種給人看看場子、沒事兒出去敲詐點兒保護費的混得體面。
  這種來頭神秘的,他們從來不去惹、也不敢惹。
  “你們雙手抱住后腦勺,都他媽的給老子滾遠點兒!背過身去,不許回頭看,小心老子手上的伙計走火!”
  對方換了個人沖他們惡狠狠地喊。
  老三他們幾個知道來的人不少,又帶著真家伙,再不老實恐怕真會交代在這兒。
  他們幾個乖乖地舉起雙手抱住自己的腦袋,走向臨時攝影棚旁邊,背對著喊話的人。
  舒政喊完話,轉過去看著丁永強,用手指著草叢里還在互相纏繞的兩個人。
  丁永強臉色鐵青,看向光著身體的慕子念。
  舒政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副模樣,嚇得往旁邊退了兩步。
  他不知道丁永強的臉色為什么會這么難看。
  他們今晚是抄小路趕回部隊去,沒想到在經過慕氏企業附近的時候,丁永強直盯著遠處上車的一個女孩瞧。
  舒政并沒有認出慕子念就是昨夜晚夜總會的那個女孩。
  他只是覺得奇怪,這個永遠相親都沒有結果的、被人懷疑不喜歡女人的大哥,怎么會去關注一個女孩兒?
  丁永強見慕子念上了那輛寶藍色的車后,車朝著郊區方向開去。
  他立馬讓舒政遠遠地跟在那車的后面,沒想到那車越飆越快,他們一直跟到外面路口。
  “大哥,他們是從這兒進去了,要不要開進去?”舒政問。
  “不用,里面只有菜田,沒有路。”丁永強讓他把車隱蔽到路邊。
  熄了火,倆人下車,舒政拿著一把仿真槍(玩具槍)。
  “你拿這玩意兒做什么?”他見了滿臉不悅。
  這個慫蛋,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呢,就害怕了?拿把假的家伙壯膽兒?
  “大哥,咱們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況,匕首咱們身上有,再配把這個,糊弄糊弄人保證用得著。”舒政堅持帶上。
  “...也行,那你帶著玩兒吧,也好,還不擔心走火。”丁永強想想也對。
  舒政這小子腦袋瓜一向聰明,平時鬼主意就特多,還都管用。
  趁著月光朝小路里面走去。
  沒想到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他的眉頭都能打出結來。
  雖然那個軟蛋費好大勁兒也沒能得逞,但是他的手腳全趴在慕子念的身上,令丁永強頓起怒火。
  “用地上的纜繩把那三個混蛋捆起來,捆結實了,扔到水溝里去!”他看著地上一大捆電纜,冷冷地命令舒政。
  “是,大哥,保證捆成餃子!”舒政會意。
  他則朝著草叢里的兩個人走去。
  “撲”的一聲,他重重地踢在那個牛郎身上。
  正情|欲高漲的牛郎痛得松開了纏繞著慕子念的雙臂,滾到了旁邊的水溝里。
  那重重的一腳、和溝里冰冷的山泉水使牛郎清醒了不少。
  他睜開眼,站起來趴在水溝邊沿大罵:“你們三個混蛋,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說好了在酒店嗎?”
  “閉嘴,你要是痛快點兒完成,我們早就回去了!”老五忍不住在不遠處回罵一句。
  “你們...你們又是什么人?”牛郎突然驚問。
  他仰頭看見高高地站在水溝邊沿的丁永強,正居高臨下地直視他赤|裸著的身體。
  “看什么看?我有的你難道沒有?”牛郎不服氣地哼道。
  “你最好老實點兒,信不信我會讓你從有變沒有?”丁永強蹲了下來,手指在他額頭上戳著。
  “好漢、好漢,我信,信!你可別呀,這可是我吃飯的家伙呀!”牛郎嚇得捂住襠|部。
  丁永強抬起腳,作勢要踢他,那牛郎嚇得跪在了水溝里。
  “好漢好漢,不不,大哥,不是我呀,是是是他們,他們雇我來說是到酒店客房為他們拍個片兒。”
  “后來不知道為什么,我喝了他們一瓶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滿腦子只想那事兒...”
  “我我我...真的跟我沒有關系呀!求求你們,饒了我吧,我也就是無能才在夜場吃...吃這口飯。”
  牛郎結結巴巴、語無倫次地講述了簡單的經過。
  原來這人是那伙人雇來的牛郎。
  此刻他明白,那伙人讓他和慕子念喝下加了藥的水。
  不僅拍了他們的裸|照,還拍攝他們的動作場面。
  只是,牛郎也不知道他們拍這個是要做什么。
  因為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吃這碗飯的,不怕拍攝這類片子。
  于他來講,還相當于是為他免費做宣傳,讓更多的富婆、富姐們看見,全都來照顧他生意。
  丁永強聽完,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轉身走向慕子念。
  她正在地上雙手扒拉著身邊的草,雙腳到處亂蹬。
  大概是意識到之前摟抱著的那個人不在身邊了,所以她在意識模糊間到處亂找。
  丁永強一臉嫌惡地看著她,但想到此刻的她完全是受藥物所害,又有一絲心疼起來。
  他脫下外套,蹲下去把衣服蓋住她在燈光下越發潔白的身體。
  “啊...快抱抱我...快啊...”慕子念翻身把蹲著的他撲倒在地......

熱門推薦 更多>>

cread
打賞

打賞成功!

壕~感謝打賞

不再提示
確認

您將打賞1枚銅幣

確認

請在新開頁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額:30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二維碼

賬戶余額不足,請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頁面 取消
北京快乐8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