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几分钟
登錄即代表同意 《用戶服務協議》 《隱私政策》
A+
A-
打賞
  • 500銅幣200銅幣 100銅幣50銅幣
  • 銅幣
  • 余額 支付寶 微信

請使用支付寶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支付金額:0元

1、滾動鼠標上下移動屏幕

2、使用快捷鍵移動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確認取消訂閱?

第19章 帶我去哪里

  他的表情更加冷了下來。
  目光極其復雜地看向酒店方向。
  他知道能在這個路口能遇上她,說明她剛從酒店出來。
  那么,誰這么膽大包天敢在他丁家的酒店追一個從里面出來的女孩兒?
  難道又是和昨夜那幾個人渣同一伙的?
  他在辦公室粗略地翻看完那些資料之后,大致知道了綁架慕子念的人是什么目的。
  那些人是她的未婚夫或者后媽雇來的,綁架她的目的是為了拍她的裸|照好要挾她。
  她的身上要么有他們想要的東西,要么是他們嫌她呆在星市礙著他們的事兒。
  用這一招威脅她,逼著她遠遠地離開這兒。
  他從后視鏡里看著低頭瑟縮在后座的女孩兒,他的眼中有心疼、有內疚。
  內疚自己剛才又誤解她了,沒想到她是為了逃避追她的人才差點兒被撞。
  才乖巧地跟他上車。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她不愿多講。
  她不想讓人知道她背后復雜的故事,自己也不愿意再去復述。
  沒講述一遍發生在家中和自己身上的事兒,就如同又一次被鋒利的刀子剜一次心。
  更何況,她不想這個男人知道她是誰,更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是在酒店過夜剛剛下樓。
  那樣他就更加認定她是個壞女孩兒了。
  “追你的人呢?”丁永強看了半天沒有看見可疑的人。
  “或許...或許在酒店里面...也或許追出來沒看見我就走了。”慕子念說的是實話。
  “你在酒店里被人跟蹤?”他想問清楚來。
  “不是,是我...我在酒店后面的路上,有人追我,我就朝酒店里跑,從正門兒跑出來...”
  “興許追我的人沒有想到我會從正門出來,他們沒有找到我就走了吧?”
  她解釋完,又趕緊補充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丁永強瞇起了雙眼。
  他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慕子念醒了下樓要離開酒店,卻在酒店的后門被人盯上。
  于是,她又朝酒店里跑,穿過大堂從正大門跑出來。
  只顧忘我的逃命,完全沒有想到過往的車輛。
  他心里非常后怕,這是第二次了,兩次如果不是遇到他,可想而知她的小命就......
  他都不敢往下想,心里莫名的被她牽扯著。
  她的一舉一動、她的安危,仿佛都連在他的心上。
  他又有些恨這種感覺,他寧可被人繼續誤解他不喜歡女人,也不要和這種小毛丫頭有什么感情。
  他默默地發動車子,朝著自己的別墅方向開去。
  “停車,我就在這段路上下就好了。”慕子念輕聲對前面的他喊著。
  她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這個地方下車,那些人就追不到她了。
  丁永強沒有作聲,臉上毫無表情。
  “你...請停一下車,我要下車!”她以為他沒有聽見,聲音提高了一些。
  他依舊沒有吭聲,不僅不停車,反而把車開得更快了。
  他心里已經想好了要怎么做,他不能再看著她隨時都有危險。
  他撥通了花易天的手機。
  “你們兩個可以回公司去了,把莉莎影樓的攝影師給我叫到我那兒去!”他簡單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以為花易天和舒政正在去慕子念住處的路上。
  他也懶得跟他們說明,他的事兒從來不用向誰說明。
  “你要帶我去哪里?”慕子念急了。
  她信任他,她相信他是個正人君子。
  只是,這么莫名其妙的載她去哪兒也應該說一聲把?
  她最討厭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了。
  在家的那兩年,本以為那個人渣凌英杰會是她這一生所托付的人。
  結果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他牽著鼻子騙得團團轉,最終害了父親,也害了自己。
  她總是在心里把這一切的錯歸咎于自己。
  “去我家!”他終于開口了。
  “...去...去你家?”她驚訝地問。
  他沒有回答,一心專注開車,其實內心卻在盤算著接下的事兒。
  “對不起!我和你不熟悉,請讓我下車,我哪兒也不去!”慕子念語氣堅決起來。
  “乖乖坐著,不去你會后悔!”丁永強再次開口。
  “什么?我會后悔什么?”她不解。
  “我是個什么樣的人你應該清楚,我還不屑對你這種毛丫頭有想法,你放心。”
  他說完,竟然也有些心虛,臉上似乎有些微燙起來。
  對她這種毛丫頭沒有想法,可卻偏偏跟這個毛丫頭折騰了兩夜。
  “好吧...”慕子念無奈地應著。
  既然人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車在他的掌控之中,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何況這個人還是莉姐認識的,應該不會壞到哪兒去。
  夜總會里其他的小姐和莉姐都把他稱作“丁總”,想必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
  這種人更會注意影響,他們想要女人隨便一個眼色,自有大把的女人往上貼。
  沒有必要騙她去家里做什么。
  這么一想,她倒也安下心來,既來之、則安之。
  一切聽天由命,順其自然吧。
  車子開了快一個小時,終于停在了一片風景優美的別墅區。
  這里用度假山莊來形容更加貼切。
  下了車,慕子念忘了自己是怎么被帶來的,四處張望,完全一副到風景區游玩的模樣。
  “哇!這兒好美呀!”
  “真是沒有想到,咱們星市竟然還有這么美的地方!”
  “你確定你的家是在這里面?你確定這兒不是風景區?”
  “......”
  慕子念象個好奇寶寶似的,東瞧西看,驚嘆不已。
  “你喜歡這兒?”丁永強揚眉。
  “是呀,這么美麗的風景誰不喜歡呀?而且空氣特別清新,住在這兒心情都特好吧。”她發自內心地說。
  心里想著,將來父親的罪名要是洗清了,她一定要讓父親把原先那棟別墅賣了。
  那是尤佩鈴和凌英杰那對狗男女住過的地方,她不要。
  賣了來這兒買一棟比原先那棟更小些的,和爸爸過開心的日子。
  “走,到了,進去吧!”丁永強手中竟然拿著一個精致的遙控器。
  大鐵門開了,她跟著他走進去。
  別墅的門也開了,她遲疑著停下了腳步。
  “進來!”他的語氣帶著命令式。
  完全不給人絲毫反對的余地。
  她咬了咬牙,來都來了,就算這是龍潭虎穴,那也已經沒有退路了。
  她無奈地跟了進去......

熱門推薦 更多>>

cread
打賞

打賞成功!

壕~感謝打賞

不再提示
確認

您將打賞1枚銅幣

確認

請在新開頁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額:30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完成支付

二維碼

賬戶余額不足,請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頁面 取消
北京快乐8几分钟